中国转向“德国化”?再一次到马克思故乡找出路

发表时间:2021-08-27 15:33来源:《制造界》


政治经济生活中的新名词一个接着一个冒出来:双减、专精特新、三次分配……

不是来自政治局、中央财经委会议,就是来自重要讲话,当然不同凡响。概念覆盖的利益半径很大,有基本社会价值,有国家的根本经济制度,有发展模式,有中长期人口战略,有社会保障配套……普通人一眼看过去,难免会眼花缭乱,不得要领。

简单总结一下,就是中国发展到今天遇到了很多的问题、障碍,其中最核心的就是两个:
   1)增长的可持续性;2)民生幸福。
   这两个问题需要系统性的解决方案,这就是近期政策密集出台、而且包罗万象的原因所在。
   至于中国德国化,是一个有点偷懒却很形象的归纳。因为,新政策本身及其最终希望达到的效果,可能和德国非常像。不过,这只是一个良好的愿望。中国能学到德国化的几分神髓,会不会导致反效果,依然充满了巨大的不确定性。
   1/ 重量级政策密集出台为那般?
   简单总结一下这半年一系列高规格会议、文件和讲话的精神:
   十四五规划和2035纲要以及730政治局会议的主要精神,针对的是增长的可持续性问题。双减、学区房、三孩补贴、重拳捶打校外培训等等,瞄准的是新三座大山,也就是民生幸福。(注:新三座大山,说的是教育、住房和养老。至于看病难,随着医保的全覆盖以及疫情中中国医疗体系的表现,其紧迫性有所下降)
    增长可持续方面面临极大压力。中国中短期面临的最大问题包括,产业升级换代遭遇恶劣的国际环境,原有的技术迭代无法按预定计划实现。遭遇系统性卡脖子,不仅关键技术的突破变得困难,更麻烦的是,产业链、供应链面临断链的风险,而且受到冲击的往往是一些中高端制造业,那些被寄予厚望的产业。所以,730政治局会议提到:要强化科技创新和产业链供应链韧性,加强基础研究,推动应用研究,开展补链强链专项行动,加快解决卡脖子难题,发展专精特新中小企业。
   专精特新专业化、精细化、特色化、新颖化。这不但是给中小企业找出路,给制造业找突破口,也是给年轻人提供上升通道。
   长期看,中国经济增长会慢慢回落到4%左右的水平,原来的预期是30-40年,但搞不好20年以内也是有可能的,我们需要努力延长中国保持较高速增长的时间段。
   这两方面构成了增长的直接压力,直接影响着中国的出口、消费,造血和自身积累。领导人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也包含在大变局之中。
   中国很早就着手解决问题,也按照轻重缓急排了序,想着能有条不紊地推进。但特朗普挑起贸易摩擦、中美关系大转向、全球化大倒退等一系列意外发生使得原有排序失效,问题被集中引爆,需要多管齐下了
   民生福利方面,民众获得感快速下降。前一阵,躺平这个词一度流行。这个词,说了一种奋斗了也看不到希望,所以干脆躺下的状态。官方很敏锐,意识到这种社会情绪背后的危险因素,于是果断出手绞杀。
    不如 。所以,一系列的政策很快出台。简单总结起来大致包括这几个方面:住房方面,打压虚高学区房,设定二手房指导价、限制房贷,力度不断升级;教育方面,整顿校外培训机构,公办学校停招复读生,职业教育的角色日益突出;养老方面,提出渐进性延迟退休、放开三孩政策剑指人口老龄化;还有反垄断的重锤落下,共同富裕上升为新时期的大战略
    所有这些政策,包括不少操作细节,以及它们最终要达成的效果,汇合到一起,说实话很容易就会让我们想到德国。当然,这是不是意味着中国达成现代化的路径出现了大的调整,仍需要观察。

    2/ 中国想让哪些方面德国化?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里的德国化不涉及发展模式。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不同阶段,也会有不同的学习对象。下一个阶段最终的呈现,我们觉得德国会是一个形似的对象。
    对照中国目前的发展态势,我们首先需要搞明白的是:德国那些方面是值得我们借鉴的?也就是说能够解决我们当下迫切关心的问题。还有哪一些属于看起来很不错,但是中国无论如何也学不来的?当然,这里面还要区分政府和个人两个不同层面,它们有时候是对立的,有时候又是统一的。
    一、个人的角度
    1几十年不怎么变的房价。如图,如果以1995年的币值为基准,2010年之前,只有德国的房价基本上是几十年没动,不但没涨,还在下跌。对中国人而言,堪称神话。
    当然,2016年以后,德国房价也开始了飞速爬升。主要原因是银行放水、长期低利率再加上以前德国人40岁之前不爱买房子,以至于开放商房子造得太少。当然,德国要缓解供需矛盾似乎不用太费事。
    2不用享受996007的福报。这个应该是以讹传讹的结果,事实上,德国的调查显示,54%的员工有加班的情况,其中51%的普通员工和83%的中高层管理者有加班的情况。当然,员工加班时间感觉还OK普通员工每周2.7小时,管理人员每周7.8小时。距离996实在是差得很远。

    3蓝领高工资。制造业人力成本德国是中国的3倍以上。德国蓝领工资的确是比较高,普通技工一般是3000欧元左右,定级高的可以直接去到4000欧,大学应届毕业生也就3000多欧元,而且技工比大学生更容易找到工作。但这里的关键词就是技工。至于传说德国技工的工资高过大学教授,这种事情有,但属于小众案例。
    4不错的福利。德国被称为世界上最完善的福利制度。我简单列举一下补助:出生补助、奶粉补助、儿童补贴金、育婴补助、教育费用全免(直到大学)、工作187天休息178,企业欠薪政府先还,优厚的社会保障……这个光名目就可以列满一页A4纸。从摇篮到坟墓,福利贯穿始终
    二、政府的角度
    5极低的杠杆率。这一点是中国政府最最羡慕的。德国的宏观杠杆率大致在200%以下。在全球宏观杠杆率出现大幅上升的情况下,德国在过去20年间总体上又是不升反降。1998年相比,2019年德国宏观杠杆率下降了2.6个百分点,而其他主要发达国家至少上升了60个百分点。
    德国是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唯一实现了去杠杆的发达国家。中国那十年上升了119个百分点。更厉害的是,企业部门的杠杆率、居民部门的杠杆率更低
   6发达的中高端制造业、数量众多的高质量的中小企业。8000多万人口,拥有2300多个世界名牌。德国中小企业(制造业)的盈利率一般维持在25%以上,这个盈利率,中国有几个制造业企业能达到?
   7双元制教育体系。双元制是德国职业教育的基本形式,也是目前世界上公认的比较成功的职业教育模式。这个双元,一元是职业学校,一元就是企业。一流的学校和一流的企业相互促进。这被认为是成就德国制造长盛不衰的基石。
    8均富,超级富豪、大财团极少。过去四十多年,德国似乎都没有出现过全球首富,甚至在前20名中都很少看见德国人的名字。
    德国虽然是世界上最早诞生卡特尔(垄断组织形式之一)的国家,不过德国企业和其它欧美企业在企业理念上有一个很大的不同,有一句话我们很熟悉,企业要追求利润最大化,但德国企业的理念则是:生产过程的和谐与安全,高科技产品的实用性。中国企业倾向于我能卖多少就生产多少,德国企业是我能生产多少就卖多少。
   说了这么多中国羡慕的地方,然后就要进入最最关键的环节了,就是我们的政策究竟能做到哪些?能达到怎样的程度?
    3/ 中国哪些能学到,哪些学不到
   目前人们能切实感知到的,主要是政府对新三座大山动手了,而且力度很大,主要是在民生福利方面。
   1)首先,房住不炒。之前,中国的房地产偏向于英美模式,强调市场调节。中国法律、政策对于炒房行为其实比欧洲大陆国家要宽松得多。德国对买房、放租管控之细,会让中国人质疑它还是资本主义吗?例如:开发商制定的房价如果超过合理的20%,可以被起诉,超过50%直接被视为犯罪;对于长期租约,新租房合同租金不得上涨超过10%;还有各类房地产税制,包括未满10年出售的房屋,需要缴纳25%的资本利得税,超过10年的盈利部分,需要缴纳15%的差价盈利税。
   一系列做法的核心,说白了就是让炒房者无利可图,增加炒房的摩擦成本,降低人们的炒房欲望。
   但因为住房在中国牵扯到的因素比较多,所以没办法一步到位,只能是抓住关节下重手。(1打压学区房,目前主要的手段就是大学区划片,北京、上海、深圳、杭州……一个一个城市都会陆续推进;(2),设定二手房指导价,目前已经有5个城市出台了相关政策,都是热点城市;(3增加炒房的摩擦成本
   这些远没有学到德国房住不炒的神髓,就比如房屋持有年限和交易税、资本利得税挂钩,越短时间转让税费越重,高到可以让你完全失去炒房的欲望。但是,类似冻结交易,限制房贷这种行政手段,德国的手段又不如中国。
   2其次,养老方面。说实话,中国现行社保制度当年就充分参考了德国的。目前正在推进的就是延迟退休,这个应该还比较容易达到。比较难的是克服老龄化这一节,德国也是麻烦多多,更糟糕的是,中国不会比德国做得更好。
德国是西欧国家中总和生育率比较高的国家,仅有一年低于1.5,低于1.5就认为是跌入低生育陷阱了。但是,支撑德国生育率的主力是移民,他们一般能达到3.3左右。但尽管如此,2020年德国再次出现人口负增长。
    德国为了鼓励生育发了很多大红包,想了很多办法,中国学不来。但德国如此高的福利效果却不好,也许能帮中国省了一大笔学费,考虑另辟蹊径吧!
    3第三,教育公平。我们目前的做法是整顿校外培训机构,公办学校停招复读生,职业教育的角色日益突出。
    目前,国家押注的是职业教育,想着尽快打造一批专精特新企业,但真难。它难在哪里?大家看一下这个表格,就能理解德国的蓝领为什么工资高,中国蓝领为什么工资上不去。因为两个国家的蓝领就不是一类人。


德国能力标准框架——终身学习。

第一,中国没有那么多优秀的职业技术学院。德国每年有65%的初中毕业生放弃高中,直接进入职业学校。因为在德国做技工不丢人。
    第二,中国也没有那么多的优秀企业提供足够多的职位和待遇56万个岗位)。德国职业教育由政府全额拨款,平均一个学生一年大约4000欧元,此外和企业签订培养意向的学生每年还可以从企业获得600-800欧元的学习津贴。德国80%的企业都有自己的研发部门,哪怕是中小企业,我们的企业估计只有营销部门属于不可或缺的。
   第三,以中国人口规模和制造业体量,德国模式仅在局部有可能成功。
   第四,中国中小企业太短命。民营企业平均3.7年,中小企业平均2.5年。这里面有一系列原因,包括金融支持、产品生命力等等。
   德国化诉求背后折射的是中国发展最大痛点,但攻克这些痛点,中国才能真得更上层楼。

文章来源于智谷趋势 ,作者智谷子

来源/智谷趋势(IDzgtrend

作者/S博士

封面/图虫创意


文章分类: 行业资讯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关注宁海模具协会公众号
浙江省 宁波市 宁海县 科创中心23楼
0574-65539598
0574-65539552
nhmould@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