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鲁克:组织结构不当的几个典型症状

发表时间:2022-03-01 15:19来源:《企业管理杂志》

没有十全十美的组织。在最好的情况下,一个组织机构只不过是不会引起麻烦而已。但是,在设计组织的基本构成单位并把它们结合起来时,最常见的毛病是什么呢?组织中最常见的严重缺陷的症状又是什么呢?

第一,结构不当的最常见和最严重的症状,就是管理层次过多

组织的一条基规则就是:使组织层次尽可能少、指挥线路尽可能短。每增加一个层次,就会使保持共同方向和互相理解更加困难一些。每增加一个层次、就会使目标歪曲而注意力分散的可能性更大。在数学的信息论中有一条规律:在通信系统中,每增加一个中继站,就会使信息减半而噪声加倍。在一个组织中,任何一个层次都是一个中继站。链条中的每一环,都增加了紧张程度并造成一种惰性、摩擦和松弛的根源。

企业,特别是大型企业,每増加一个层次,就会使培养未来的管理人员更加困难一些。之所以会这样,主要是由于以下两个原因:

一是必然会使管理人员从基层向上提升的时间更长;

二是使得从这条渠道提升上来的人员更易于成为专业人员而不是成为经理人员。

目前,在某些大型公司里,从第一线的监工到公司总经理之间有12个,甚至15个层次。假定一个人从25岁时开始担任第一线的监工,在每个层次只花费5年的时间(这两者都是最乐观的估计)那么在他可能被考虑担任公司总经理时,将要达到80岁或90岁。而通常采用的一种治疗方法“——为某些挑选出来的年轻天才王储另设一条特别的晋升阶梯,却如同这种疾病本身一样不好。

一个组织到底要多少层次,可以从西方世界最古老、最庞大和最成功的组织即天主教会的例子中看出来。在教皇和最基层的教区神父之间只有一个权力与责任层次,即主教。

第二,结构不当的第二个最常见的症状,是组织问题的重复发生

一个组织问题刚刚被认为已经解决,它立即又以一种新的形式重新发生。在制造公司中,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产品开发。市场营销人员认为产品开发应该归他们管,而研究与开发人员则同样地坚信应该归自己,但是无论把这项工作交给哪一个部门,都只会造成重复发生的问题,事实上,无论放在这两个部门中的哪一个部门,都是错误的。在一个需要创新的企业里,产品开发是一项关键活动和产生收益的活动。它不应从属于任何其他活动,而应该作为一个独立的创新部门受到重视。

组织问题的重复发生,表明了把典型职能参谋与直线这些传统的组织原则不加思考地加以应用(的结果)。正确的解决办法是做出正确的分析一一关键活动分析、贡献分析、决策分析和关系分析。如果一个组织问题再三地重复发生,那就不能用在纸上改画组织图这样的机械方法来处理了。它表明缺乏思考、缺乏明确性、缺乏理解。

第三,同样普遍并同样危险的一种症状是组织机构使关键人员的注意力放在不恰当的、不相关的次要问题上

组织应该使人员的注意力集中在重大的企业决策、关键活动和绩效与成果上。如果不是这样,而是使人们去关注恰当的举止、礼貌和程序,更不用讲去关注管辖范围方面的冲突了,那么组织就是指引错误的方向。那样的话,组织就会成为取得杰出绩效的绊脚石了。

这是由于机械地构建组织,而不是有机地构建组织的结果。同时,这也是由于只顾所谓的各种原则而没有对企业所要求的组织战略进行深入思考的结果,是由于只顾形式上的对称性而没有顾及绩效的结果。组织图不会陈列在大型的美术馆里,所以它是否美观是无关紧要的,重要的是组织。一张组织图不过是简单的表达方式而已,它使人们可以确保在讨论组织结构时所讨论的是同一些事物。人们永远不会为了使组织图美观而进行组织上的变革,而始终是因为结构不当才对组织进行变革。

还有一些常见的结构不当的症状,通常需要对它们做进一步的诊断。

第四,就是有太多的人参加太多的会

在有些组织,特别是大型组织中,管理机构通过会议来开展工作。通用汽车公司中的高层管理委员会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另外,由高层管理人员组成的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和杜邦公司的董事会,也属于这类例子。不过,这些是前面讨论过的会议过多病症的一种例外——这些是故意设置的一些机构,它们并不具有经营职能,而且一般也不具有决策职能。它们是进行指导、思考、回顾和评估的机构,也许,它们所具有的最重要职能,就是迫使参加这些会议的高层经理人员认真思考他们自己的方向、需要和机会。这些故意设置的机构,正是通过会议来行使它们的职能的。但是,除此以外,会议过多应该被看做是结构不当的一种标志。最理想的组织应该是没有会议而仍能正常运转的组织一一就像最理想的机械设计应该是在机械中只有一个传动部件一样。在每个人群组织中,需要合作、协调和处好关系的地方太多了,以至于不得不增加会议。但会议中人们的动态又过于复杂,以至于对完成工作而言,会议是一种非常不好的工具。

在任何时候,如果经理人员(不包括最高阶层的经理人员)花费在会议上的时间超过了他们工作时间的一小部分(可能是四分之一或更少一些)那就是虚有其表的结构不当症状。会议过多,就表明职务未予以明确界定、机构不够健全、责任不够分明。此外,会议过多,还表明或者是根本没有进行决策分析和关系分析,或者是并没有把这些分析付之应用。相应的规则是:应该把召集许多人在一起来完成事情的情况减少到最小限度。

第五,如果人们总在关心人的感情问题或其他人喜欢什么或不喜欢什么,那就不是一个有着良好人际关系的组织

良好的人际关系正如良好的行为方式一样,是出于自然的。如果经常担心别人的感情,那就是最坏的人际关系。

如果一个组织有这种毛病(而许多组织有这种毛病),那就可以毫不含糊地说,它存在着人员过多的毛病。从实际情况来看,这可能表现在活动方面人员过多。与集中精力关注关键活动相反,人们更多的是试图什么事情都做一些,特别是在咨询和教育方面。另外,这也可能表现为在某项活动上人浮于事,大家待在一个房间里,互相刺激对方的神经,你碰到了我的眼睛,我踩到了你的脚趾。如果人们都有适当的空间,就不会再互相碰撞了。人员过多的组织,是在创造更多的额外工作,而不是在提升绩效,这会造成摩擦、敏感、烦恼和担心感情。

     第六,如果ー个组织依于协调员助手或其他以不担任职务为职务的人,也是结构不当的一种症状

它表明各项活动和工作设计得过于狭窄了,或者表明各项活动和工作不是为某项明确的成果而设计的,而是期望从事许多不同的工作。另外,这通常也可能表明:各个组织部门是按照技能进行组织的,而不是按照它们在生产过程中的地位或贡献。实际上,技术做出的贡献,通常只是局部的,而不是一项成果。为此,就需要有一个协调员或其他某个无职务的人把这各个部分拼凑在一起,而各个部分本来就是不应分开的。

第七,作为慢性病的组织脑炎后遗症

在这种组织中,每一个人都对组织问题特别关心,并不断地进行重组。只要一有某种麻烦的征兆,即使只是一个采购员同工程人员有关某种物品规格的争执,都会吵到组织医生”(外部的咨询人员或者内部的参谋人员)那里去。没有一项组织的解决方案能够得以长期维持。事实上,在另外一项组织研究着手进行之前,几乎没有任何一项组织安排可以有足够的时间进行试验并在实践中产生结果。

在某些情况下,这种做法实际上就表明了组织不良。如果组织结构没有抓住基本要点,就会发生组织脑炎后遗症。特别地,当一个企业在规模大小或复杂程度上,或企业的目标和战略上发生了重大变化,而企业又没有进行重新思考和重新改组时,就会发生组织脑炎后遗症,由于组织脑炎后遗症常常是自我感染的,并且是多疑症的一种形式,所以需要强调的是:不应该经常和轻易地进行组织变革。重组是一种外科手术,即使是小的外科手术,也是有风险的。

对于一有小毛病就进行组织研究或重组的要求,应该予以抵制。没有那个组织会是十全十美的,某种程度的摩擦、矛盾和混乱,是在所难免的。

作者| 彼得·德鲁克

来源| 包子管理学堂


文章分类: 行业资讯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关注宁海模具协会公众号
浙江省 宁波市 宁海县 科创中心23楼
0574-65539598
0574-65539552
nhmould@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