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海模具产业腾飞的见证者、亲历者和担当者
发布时间:2018/5/7     点击量:75

宁海模具产业腾飞的见证者、亲历者和担当者

第一注塑模具:一颗匠心 两代传承

黄海清

打开中国模具产业的版图,宁波占据了这个近2000亿元市场中的20%,而宁海,又占据了宁波市场的25%。经过近60年的发展,宁海已成为国内著名的“模具之乡”。这之中,又以注塑模具最为知名。

宁海县第一注塑模具有限公司(前身为宁海第一注塑模具厂)诞生于1984年,是我县最早的民营企业之一,在大中型精密注塑模具制造领域享有盛名。35年来,中国的模具制造方式已经从半机械半手工转变为数字化制模,而企业管理方式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家企业却始终能把握住技术创新和产业变革的脉搏,应时而变,成为宁波乃至中国模具企业中的“常青树”。

 

 

传承匠心   辞职创业

成为“模具大王”

宁海是“五匠之乡”。五匠之中,小铜匠是现代模具工业的鼻祖。解放前,不少宁海小铜匠就靠着一把凿子、一把锤在上海立足生根,有些后来还成为港台模具五金业的实业巨子。

宁海本地模具工业起步于上世纪50年代末。1959年,城关五金生产合作社开始制造简易的冲压模,冲压铰链等常用的五金零件,社员多是曾在上海做过冲压模具的小铜匠,他们是宁海第一代模具人。

1964年,鲍明飞进入当时的矿山电机厂工作。“算起来,我是宁海第三代模具人。第一代以农机五金厂的马贞祥师傅为代表,他钻研模具技术并传艺授徒,让这项手艺在宁海开枝散叶。我是他的第二代弟子。”

在当时,模具的电动工具非常少,车床是皮带车床,砂轮机、钻床机全部是用手摇的。虽然只是个学徒工,凭着勤奋好学、肯动脑筋,鲍明飞掌握了精湛的技术,很快就脱颖而出。

利用走亲戚的时间,参观优秀的上海企业,自学电工、机械制图……模具的世界为他打开了另一道大门。他在那时,就明确了自己的抱负——在模具领域干出一番自己的事业。

1978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中国大地,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电视机、洗衣机、电冰箱渐渐进入普通家庭。随着家电业的飞速发展,我国对模具的需求出现井喷式增长,而当时绝大多数模具都依赖日本进口。在模具业已经崭露头角的宁海,街头开始出现行色匆匆的外地客商,要求宁海企业帮助开发模具。

1984年,时任矿山电机厂生产副厂长的鲍明飞辞去了公职,创办了第一注塑模具厂。在姓“社”姓“资”之争进行得如火如荼的年代,这一事件在宁海引起了轰动,同事好友一时都难以理解他的举动。回忆辞职的原因,他说:“主要还是因为厂里的模具业务已经满足不了我,我想开发一些更复杂、更大型,难度也更高的模具。”

摆脱了体制的束缚,鲍明飞和他的第一注塑模具开始一路高歌猛进。

1985年,开发了国内第一套54吋彩电塑壳模具。

1986年,开发了国内第一套64吋彩电塑壳模具。第一副模具出口香港,在全国普遍进口模具的时代,企业实现创汇。

1987年,开发了国内第一套双桶洗衣机模具。

西湖牌、百花牌、金星牌、凯歌牌、沙松牌……在80年代后期,第一注塑模具几乎为国内所有知名电器品牌开发过模具,价格只有进口模具的十分之一。

1991年,因为帮助成都无线电厂开发了第一台国产化25英寸大屏幕彩电粘密模具,中央电视台晚间新闻以《为名牌产品保驾护航》为题对第一注塑模具进行了专题报道。

不断挑战高难度模具,让鲍明飞个人的技术和经验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1990年,他成为我县第一批乡镇企业工程师;1993年,获评全县9位作出杰出贡献的科技人员之一;与人合著《大型注塑模具设计》。而“模具大王”的称号,是企业腾飞的明证,更是业界对他的致敬。

 

拥抱变革

数字化制模的先驱者

第一注塑模具是宁海模具行业发展的一个缩影。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宁海模具企业纷纷建成投产,也带动了上下游产业的发展,最直接的受益者就是塑料加工行业。“塑料热”给宁海带来繁荣的同时,也造成后来的无序竞争,甚至出现了产品和原料价格倒挂的怪现象。

模具行业作坊式粗放型的生产方式,造成了产品技术含量不高,可替代性太强,要抢占高端市场,必须在技术上和管理上进行现代化改造。这,是当时宁海不少模具人的共识。

1995年是宁海模具业的一个转折点。这一年,第一注塑模具引进了宁波市第一台大型CNC数控加工中心,开始向以CAD/CAM/CAE集成为核心的现代制模方式转变。当时,鲍明飞打开了工厂的大门,欢迎所有的同行前来参观。目睹了这种全新的制模方式,前来参观的模具人纷纷啧啧称奇。

不同于传统模具以个人经验为“蓝本”,过度依赖钳工的手工技能和设计技能,数控技术的应用意味着手工技能被大大弱化,但要为每道工序编写生产流程,制定标准,考验的是编程能力。对几十年来采用手工和机械结合方式制模的宁海模具业来说,这不啻于一场革命。

“企业转向信息化生产和管理,对传统模具行业发展不仅具有革命性意义,同时也是一次巨大的挑战。”对企业迈出的这一步,鲍明飞至今仍深有感触。

从传统师徒制向现代工厂制生产模式转型,意味着从业者要彻底更新自己的知识体系,同时在观念上,甚至情感上要经历重大的调整。对于习惯了“师徒相授”模式,尊崇匠人传统的鲍明飞来说,技术的转型相对容易,管理的转型则是更大的难题。

2006年,第一注塑模具从华中科技大学引进ERP管理软件,把企业所有流程都置于这个系统管理之下。为了用好这个系统,包括鲍明飞在内,所有员工都重新进入课堂,接受系统培训。

磨合是痛苦的。因为工序分解,员工岗位的专业度提高,也让成本一路攀高,企业人工费用上升了10%。但是,经历了一年多的磨合,这套管理和制造信息系统开始显现效果,不仅产品质量提高、效率提升、成本回落,更重要的是,企业与国际接轨的模具生产方式,吸引了众多国际制造业巨头的目光,公司客户和产品结构都出现了质的飞跃。

这一轮变革,让企业再一次突破发展瓶颈,进入又一轮快速增长期。在当时,面对一些人的质疑,鲍明飞始终没有动摇再造企业的决心。因为在他身边,有一个坚定的支持者和助手——他的女儿鲍薇。

 

薪火相传

为基业长青注入新鲜力量

不同于父亲对模具的痴迷,鲍薇最初进入模具行业是出于责任。这个求学时的文艺尖子,省级优秀毕业生,曾先后在省技术进出口公司和外资船务公司任职的都市白领,一下子进入向来由男性主导的,被归类为“蓝领”的模具行业,难免带着抗拒心理。

2005年,鲍薇进入第一注塑模具。整整7年里,她没有独立的办公室,为了方便与一线员工交流,她选择和大家一起办公。“你如果要成为一个合格的管理者,首先要理解这个行业,读懂每一个细节,无论是技术上还是管理上。模具这种科技附加值很高的行业更是如此。”谈起模具行业的辛苦,她笑言曾经的“金嗓子”就毁在了试模上,“试模经常要通宵达旦,7年试模下来,我再也唱不了高音了。”

她的第一个职位是外贸部经理。外贸和船代的从业经历让她对市场战略非常敏感,她感到当时第一注塑模具的客户过于集中,国外客户比例太小,防范市场风险能力不足。“我是做外贸出身的,了解外商的工作模式和商业文化,可以用他们的思维方式流畅沟通,所以外贸是我最好的切入点。” 外贸拓展搭上企业信息化改造的快车,公司有了越来越大的市场话语权,可以精心选择客户,淘汰一些技术含量低、单价低的订单。2009年,企业外贸业绩达2450万元,列全县模具企业第一位。

推行项目经理工作制,把各个部门联结起来;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建设企业文化,营造和谐而团结的工作氛围……十几年来,鲍薇给企业带来的不仅有刚性的制度重构,也有柔性的人文关怀。

五年前,鲍明飞把企业的经营和管理权完全交给女儿,只有在重大投资决策时才行使董事长职责。但是多年养成的工作习惯让他每天早上8点就来到工厂,除了对关键技术环节进行指导,他把很多精力放在模具教学和对模具产业的研究上——他不仅是郑州大学的客座教授,也是中国模具工业协会顾问、浙江省模具工业联合会会长、宁波市模具工业协会会长。

“我们企业300人,去年的模具产值是1.8亿元,人均产值60万元,与德美日等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差距,在国内已经是佼佼者了。模具业人均产值不高,是因为模具是单一产品,每一副模具都是不一样的,限制了产值指数级增长,导致了全世界绝大多数模具企业是中小企业。”鲍明飞认为模具企业要做大,必须向产业链上下游延伸。

第一注塑模具的产业布局早已开始。2004年,企业投资4000万元成立了子公司——宁波明飞模具塑料有限公司,作为模具产业的延伸,打造从产品开发、模具制造到注塑件生产、喷涂、组装的完整生产链,为客户提供“一揽子”服务。公司负责人是刚从英国研究生毕业的鲍弋——鲍薇的弟弟。

从生产家用电器配件,到汽车非外观件,再到汽车内饰,明飞模塑经历了一系列产品调整,在不断地试探市场反应过程中,不仅找准了自己的定位,也让母公司的产品方向进行重大调整——由家电模具逐渐转向汽车模具。2017年,明飞模塑产值已经达到2亿元,汽车零配件业务已经成为第一注塑模具的第二主业。

在汽车零部件业务出现快速增长的同时,第一注塑也搬入了位于汽配园区的新厂区,模具产能可以扩大到5亿元。做强模具企业,做大模具下游产业,实现“双引擎”驱动的第一注塑模具显示出强劲的发展后劲。

“这是个瞬息万变的时代,各种新技术、新观念冲击着传统制造业,速度和烈度是空前的。我们要拥抱变革,用新思维适应新经济,这是第一注塑模具的发展之道;也要传承父辈精益求精的匠心精神,把产品做到极致,这是我们的基业之锚。”谈及未来,正在长江商学院就读EMBA的鲍薇自信满怀。

地址:浙江省宁海县模具城综合楼2F 电话:0574-65539598 传真:0574-65539552 E-mail:nhmould@126.com

版权所有 宁海模具协会 | 管理进入 | 技术支持 宁波模具网

备案编号:浙ICP备170518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