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下广东30周年纪实(下篇))
发布时间:2019/4/23     点击量:56

  南下广东30周年纪实

 

       事后我想想娄美荷家族也和我一样是谣言的受害者,在她们的心目中这30万大奖,是她的名字中奖啊!怎么样都要酬谢一笔吧!要的酬谢按当时物价最多也就千元出头,这是非常善良、本份的村民朋友了!没想我一分都不出,还矢口否认,这让她们多么失望和愤怒?我家还和她家族是好关系?

        可能当年每个人在这把火里都没添太多的柴,但是我的房子就是这么烧掉了。

        人性的弱点是,我们总是愿意去相信我们想相信的事情。因此,在事情发生之时,村民就成了围观者。然后扫过那些不屑一顾的真相,带着些或嫉妒、或跟风的心态去评判不明所以的风吹草动。

        此事打击之后,我对股票和家乡(人)产生了较大阴影,从此我远离了股市再未踏足。思念家乡、或者不得不回去时,在村里也都是匆匆短时停留最多数小时就离开,从未留宿,如此已有二十又五年了。

       1994年初在家乡过春节后我没有马上回到深圳,而是去了女朋友的家乡江阴:在裕华铝型材厂模具车间呆了一个多月。女友的哥哥出去跑业务时,带我走了宜兴、南京、芜湖、安庆、九江、黄石、鄂州等长江沿线和南昌。在南昌见到了在此参军已经第6个年头的好友娄文飞和他刚认识的女朋友,我们在乔家栅饭店吃过饭、在八一广场纳过凉。

3个月后,1994年的夏季我回到了深圳,继续找工作、找出路。

在华富路的一个公交车站碰到了超艺五金标牌的前同事梁霖,通过他的信息,应聘到他在工作中的车公庙雪纳模具厂工作。小企业主顾慧正对一批电脑机箱冲模进度缓慢,没有大师傅而焦头烂额。我加入后,带领那些小师傅们在非常闷的热铁皮棚车间整天挥汗如雨地从早干到半夜。顾慧工厂从我加入后面貌焕然一新,不到一周顾慧找我去办公室,说要把我的工资从2000加到3500~4000元。还给我配了个摩托罗拉数字BB机(传呼机),我开始有了自己最初级的通讯工具。我还看到工厂花名册上我的名字后面加上了“副厂长”字样,同事们也称我为娄副厂长了。我感到受重视和有更多担子,工作更加努力,每天拼命工作,半夜回到宿舍都差不多没有力气洗澡了。

周日到沙嘴工作的同乡葛建军那里玩,他对于我目前的情况,说顾慧这样做会不会是骗你的?我说不太可能吧!

    一个月后,那批模具陆续组装完毕拉出去试模,我感到顾慧明显疏远了我,到发工资时他主动说的工资没有全部兑现。我才知道葛建军的猜测竟然是对的。那批模具完工后,我只有黯然离开了,离开时没有像离开其它单位那样有任何留恋。如果顾慧没有找我说要加我工资,我是不是可以继续在这个厂做下去呢?是他自己把自己和我都给将死了。

    离开车公庙雪纳模具厂之后失业了一个多月没有工作,这是我在深圳的最长失业时间。期间在深圳北站中粮从事外贸工作的周衍平同乡处借宿了一段时间。每天听着火车近距离的笛声后来就习惯了。周衍平因为工作出差经常回去浙江家乡,大部分时间宿舍就是我和他同样在找工作的表弟在住。

    (那时候的深圳北站是位于笋岗仓库区域的货运站。深圳的火车站命名像北环大道根本不在北面那样是混乱和近视的。就算现在的龙华火车站叫北站也名不副实,布吉火车站叫东站更是笑话。后来真正东面的坪山站只好起名叫“深圳新城站”而被铁道部驳回,这帮土佬啊!)

994年底我应聘进入位于华强北路赛格科技工业园,华泽精密模具(深圳)制造中心从事连续模设计、制造,这是我在深圳打工的一个转折点,该厂是从事真正的精密模具制造:1990年便有CNC加工中心、沙迪克慢走丝、摩尔坐标磨床、光学曲线磨床等高精尖设备,用AutoCAD设计模具而不是绘图板。我加入后很快就成为了五金模组顶梁柱,通过努力自学,第二套模具的设计我就能够用386计算机Dos6.0 AutoCAD R11来设计了。

那时候的华强北路还是工业区为主的模样,远没有现在出名,赛格科技工业园和我原来工作的上步工业区隔路相望。刚刚起步、举步维艰的腾讯在2栋租用厂房开发他的QQ,我们3栋4楼是曾老板自购的物业。旁边的万佳百货开业后,加上赛格电子市场,才慢慢带旺了华强北开始一飞冲天。

我进华泽时工厂在管理和资金上已经发生了一些困难,曾老板采用了多劳多得的承包制来调动大家工作积极性。这样工作积极性是有了,但是品质和劳动纪律就难以有效控制。还有一个大问题是流动资金短缺,经常导致材料和配件不能正常到位,各种物资购买都会滞后。其他几个组的工作状态不佳,大部分模具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延误和品质问题,其中有塑胶二组给华为制作的小灵通项目模具产生的严重滞后问题,而被告上法院,这个也是华泽走麦城,离开深圳迁往山东的重要原因之一。

    1995年中经过好友吴宇鸿的介绍,我用打工的积蓄、加上女友家的帮助在家乡县城宁海怡惠路购置了五楼三室一厅的一套住房,那时能在县城买房的农村人还很少。并在当年底完成了简单的装修。和女友经过4年多磕磕碰碰的恋爱,我们终于“修成正果”,在1996年春节结婚,女儿在1996年出生。

    1996年尾,我的打工生涯似乎走到了尽头,那个时候我工作过的2家单位月薪都是4000元,后面不得不从华泽模具中心出来,到江苏张家港华丰电子短暂工作离开,回到深圳已经很难找到符合我要求的工作了。

    从1986年进入第一个工厂做学徒时就一直有一个梦:有朝一日要有自己的小工厂。终于,无锡洗衣机配件厂的邹余良厂长给了我第一个订单:一套洗衣机拨叉连续模。1997年5月底,邹厂长的5万元模具预付款到位后,我再东拼西凑3万元、岳父家借了我2.5万元,在深圳经济特区的南油天安工业村六楼,以18元/㎡/月的价格向张氏兄弟租了150㎡没有外窗户的厂房。用5万元向大冲的赵德勤买了一台南通铣床、一台南通手摇磨床、一台砂轮机、一辆液压搬运车(大冲现址已是华润城)。约定设备到位后一次性付现,不包上楼。我孤身一人在酷暑里背着5万元现金的包汗流浃背,没有任何人帮手,把这些沉重的设备用液压车经电梯拉到6楼就位。设备出售方赵德勤们卸下设备后就在阴凉处喝饮料等待我付款。

 1997年6月12日,香港回归前夕一个闷热的夏季,我从长新购买的模具材料到位,小小厂房里通上电、亮起灯,有了机器运转的声音。南山区生辉模具厂的艰苦创业开始了,其后2年吃住都在这暗无天日、不知刮风下雨的厂房里。

 1997年6月30日午夜,我来到深南中路红岭路段,和大家一起欢送驻港部队经过深圳进入香港。在赛格科技园收看了在香港新翼举行的中英政权交接仪式电视直播。这颗带领深圳崛起的东方之珠终于回到中国的怀抱。

五金模对线切割的依赖性很强,初期没有自己的线切割只能外协,为节省费用,100多公斤的模座都是我一人用加固的二轮行李车拉去数公里外的加工店加工。大半年后在钱国飞的介绍下以6.4万元向倪品勤购买了一台苏三光DK7725e带锥度功能快走丝,就不要再去外协加工了。我在显力电子厂学的一点线切割“三脚猫”功夫,带着刚刚进厂不久的学徒魏祥彬摸索着学会了快走丝操作。不久,厂房扩到250㎡,苏三光快走丝明显不能达到做精密模具的要求,经过2年多的积累,1999年底,我鼓起勇气首付67万购买了总价82万的日本沙迪克A500w慢走丝。2000年4月,日本早川制造的早川正一先生帮我办完海关手续,机器到位。操作慢走丝的人员奇缺,魏祥彬看到慢走丝机器上密密麻麻功能繁多的开关、键盘心里发毛,我再次利用快走丝的经验,和沙迪克的师傅一起培训魏祥彬学会慢走丝的操作。

 2001年春季因为6楼厂房不能再满足生产需要而首次迁厂到西丽福光村。

浙江省的计生政策:夫妻双方都是农民、第一胎为女儿的,可以在第一胎满4年后申请生第二胎,据此我们申请了第二胎。2002年1月儿子出生,2个孩子的教育是一件大事,工厂、家庭地址漂移不定,孩子就读的学校也就不稳定。2002年夏季经过再三考察我们在西乡桃源居购入83㎡的二居室新房。这个楼盘最大的优点是配套有一个清华实验学校,给女儿完美解决了读书的问题,顺便还带有入户指标。

    2003年秋季搬入装修好的新家桃源居居住时,思绪万千:经过14年的努力,终于在深圳有了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家,从此扎根于深圳,不用在这个城市漂泊不定了。

    在南油、西丽福光村租厂房期间,饱受南油、西丽二任房东各种巧立名目的欺凌,手段多种多样、名堂匪夷所思。只要你的工厂在他们的地方想办下去,他们就有各种无耻的方法压榨你,我恨得咬牙切齿、发誓在合同期满搬离后要报复,后在施老板的规劝下放弃。20余年后的今天写到这里都还是满眼辛酸泪。

我无法忍受寄人篱下租房的日子,自己有一些小积蓄后,一定要有自己的厂房!厂房比住宅重要!于是满深圳找厂房,终于在2003年6月找到西乡恒丰工业城,这里和新家桃源居毗邻,2003年6月30日和恒丰地产公司杨庆忠总经理签订了厂房购买协议,在大舅哥的帮助下购入当时还是一片草地的B23栋1~3楼共2700余㎡厂房,于2004年3月迁入了按自己意愿全新装修的自有产权厂房一楼。搬到恒丰之后,感觉这里和桃源居一样是个世外桃源似的好地方,不知不觉已经在这里15年有余了。

自己成为房东之后,深知企业主被房东欺压的无奈,搬迁工厂谈何容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告诫自己一定要善待租客(也希望租客善待房东)。

    之后,把工厂、租金等收入大多又投入房产,陆续再购入一些厂房、写字楼和住宅用于投资。

 持有这个城市的地产就相当于持有这个城市的股票。历史已经证明自己为之奋斗的深圳经济特区是一支绩优股,为自己带来较为丰厚和稳定的回报。有恒产者有恒心,这是最正确、最大的收益。

有了“深圳市股票”这个支柱,可以让自己像一个真正的匠人、艺术家那样精雕细琢做好自己喜欢做的模具,而无需太多的去关注模具能给自己带来多少收益。这也是我有恒心做好客户交给我的每一套模具的动力,在所有客户的供应商里我的品质一定名列前茅,20余年来我们没有任何一套模具、一个订单让客户失望过,甚至许多客户给我们贴了“品质过剩”的标签。

    现在是一个越来越浮躁的社会,什么项目、产品都是追求快。绝大部分的企业购买模具不会真正关注品质好坏,只希望价格足够便宜才是优选。因此生辉在这方面并不受市场主流待见,经营有时候会出现困难,规模发展就受到影响。寸有所长尺有所短,没有人、没有企业、没有国家是完美的,还是要坚持自己的理念做好模具不动摇。

    工厂经营绝非一帆风顺,出现过各种各样危机:兄弟反目、众多爱徒背叛自立门户或者反复投靠竞争对手公司等,许多许多次都几乎到要窒息的状态了。好在我作风稳健,一直认为:生存>发展,首先是生存,然后再求发展。所以在我可控的所有范围均未出现因冒进而产生的风险。

    治安:刚到初期人口不多,总人口不足百万,国贸大厦最繁华的地方就算休息日行人也不太多,治安问题不突出。随着深圳的崛起,人口逐年快速增加,治安形势日益严峻,二线关门口每天都聚集了很多要进入深圳经济特区的人,这也给管理此工作的人员一种很大的舞弊空间。盗窃、抢夺案件层出不穷,在深圳生活过的人几乎没有谁没有遇到过。有时候在高速大巴车上整车人都会被洗劫一空。还有臭名昭著的收容,那时的农民工被称为“盲流”,不管好人坏人,搜查时身上没有暂住证的一律被剥夺自由送往收容所,但只要有人拿钱去就可以赎出来。种种事情可以写很多。

    随着发展水平的持续提高,这些问题慢慢的也就都不存在了。来深圳的人现在称为“来深建设者”、“来了就是深圳人”。前后差别之巨大,令人恍如隔世。

    前面的15年,深圳的电网、管网还没有建设好:

    几乎随时会停电、限电。电压也很不稳定:往往是严重偏低,电器、照明就经常不能正常使用(电器仅指电风扇,不是电视、冰箱和洗衣机,更不是空调)。用水就更为艰难,初期往往是混浊的地下水,还很难打到。比如1992年在车公庙下沙村居住期,要到半夜用水的人少了才有水,还是那种似乎是柴油味泥浆水,加班后拖着疲乏的脚步去排队打水,我爱干净,提回来的水要沉淀一天,再除去上面一层浮油才能用。就这样洗了的衣服还是黄的、人身上总是粘糊糊的。

    这一路上遇到的各色人,各个阶段的贵人、友人、同事、客户、竞争者…。贵人给了我各种帮助;友人陪伴我成长、成熟、变老;同事和我并肩奋斗、干事业、建设我们共同的家园;客户是我们的衣食父母,给了我们工作的平台和存在的价值;竞争者给了我鞭策、打击和强大;佛说:生命中遇到的每个人都不是无缘无故出现的,他们都应该在该出现的时间里出现。感谢所有我遇见的人,让我在这世上不会寂寞、孤单和无助。

    自1979年3月5日建市以来40年的发展,深圳人筚路蓝缕、披荆斩棘,从一个农业县开始书写现代化建设“春天的故事”。深圳已成为华家四柱之一,为全国的科技创新中心、区域金融中心、商贸物流中心,拥有全球第三大集装箱港、亚洲最大陆路口岸,拥有七家世界500强企业。

俱往矣!40年风雨兼程,40年衔枚疾进,这片土地发生了沧海桑田的变化。人们欣喜地看到,40年后深圳生产总值增长万余倍,跻身全球城市30强;昔日深圳最高楼仅有3层,如今超过100米的摩天大楼有近1000栋;这里的海陆空立体交通网已然四通八达,让人流、物流、信息流在此自由穿梭、川流不息。

香港新加坡傲居亚洲四小龙之列,香港回归时GDP占到中国的18%。改革开放初期深圳的国内生产总值只有1.79亿人民币,不到香港的百分之一。如今深圳光彩夺目,名闻遐迩,已经大步走在了前面。仅凭1997平方公里的小小弹丸之地,国内生产总值在亚洲各大城市中排名第四,仅次于东京、上海和北京。

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回顾在深圳走过的曲折道路和取得的小小成就,可以自豪的说:无愧于自己在这片热土30年的青春付出。

 

谨以此文献给这一路过来帮助过我的友人、贵人和自己。

地址:浙江省宁海县模具城综合楼2F 电话:0574-65539598 传真:0574-65539552 E-mail:nhmould@126.com

版权所有 宁海模具协会 | 管理进入 | 技术支持 宁波模具网

备案编号:浙ICP备17051814号